四家车企被传破产背后:销量跳水,资金链遇险,淘汰赛开始

编辑:admin2019-10-12 12:21

平安银行一则关于风险排查的内部通知将四家车企推上风口浪尖。

网传通知称,“据媒体公开报道:‘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四家车企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预计涉及上下游汽配供应商产业链合计约500亿元坏账’”。平安银行提醒各经营团队对存量客户是否涉及上述车企上下游产业链情况进行风险排查,并及时制定风险缓释方案。

四家车企被传破产背后:销量跳水,资金链遇险,淘汰赛开始

据搜狐财经消息,平安银行表示,及时根据宏观经济情况,及行业、企业经营变化等信息,定期或不定期的对存量客户进行风险排查,属于常规风险管理动作。

尽管众泰、猎豹、力帆均在之后否认破产传闻,但几家车企目前经营困难却是不争的事实。平安银行的常规风险排查背后,是中国新车市场告别了将近30年的高速增长,因新车销量下滑而导致的生存危机正在蔓延至汽车产业链上下游企业。

继去年出现2.8%的同比下滑后,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近日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车市负增长的态势还将持续,预计今年累计销量为2600万辆,少于去年的2808万辆。

事实上,在汽车行业整体进入寒冬的大环境下,包括这四家车企在内的多家车企都面临销量下滑、资金链紧张等经营难题。

四家车企被传破产背后:销量跳水,资金链遇险,淘汰赛开始


销量跳水


产销数据暴露出众泰汽车、猎豹汽车、华泰汽车、力帆乘用车等目前最大的困境。AI财经社查询相关数据发现,四家车企均存在产量、销量大规模下滑的情况,并严重影响了其营收。

众泰汽车的运营主体为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旗下拥有众泰汽车、江南汽车等整车品牌,并于2016年借壳金马股份上市。财报显示,众泰汽车2019年上半年累计销售新车6.3万辆,同比下滑55.3%。上半年销售收入50.4亿元,同比下降50.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2.9亿元,同比下降195.37%。

力帆乘用车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根据力帆股份公布的销量数据,自2019年1月至2019年5月,力帆乘用车旗下传统乘用车产量为1.6万辆,比去年减少62.07%;新能源汽车产量仅880辆,同比减少64.98%。同期销售数据对比去年也有大幅度的下滑,分别售出传统乘用车1.9万辆和新能源车1011辆,同比减少57.2%和57.77%。

力帆股份发布的澄清公告称没有破产计划,但承认目前公司负债较高,资金流动性压力较大,“未来发展可能面临挑战,公司也将积极采取多种应对措施降低风险”。

猎豹汽车的运营主体为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其销量在2017年增长40%后,却迅速下滑。其在2018年的销量仅为7.7万辆,2019年上半年,猎豹汽车累计销量减少为2.8万辆。其中,以猎豹汽车的高端SUV线下滑最为明显,2019年6月的销量仅为349辆,同比下滑88.7%。

华泰汽车的销量也一再缩水。2017年华泰汽车销量达到13.2万辆,但这一数字在2018年下滑9%至12万辆。根据搜狐汽车统计数据,华泰圣达菲在2019年7月仅售出32辆,8月仅售出83辆,8月销量同比减少98.25%。

值得注意的是,华泰汽车除了销量缩水外,还曾面临销售数据作假的问题。自2008年至2011年4月,华泰汽车在公安部的实际上牌数为4.5万辆,但其上报给中汽协的数据则为18.3万辆,由此导致华泰汽车的上报数据被中汽协拒收。

为了推广旗下新能源车,华泰曾于2017年在天津落地一款网约车App“轩轩出行”,试图为新能源业务开源,并曾招募全职司机。但在2018年8月时,便有司机表示轩轩出行无法按时发工资。

在7月1日国六排放标准政策落地后,这些企业正面临更大的压力。目前,华泰、猎豹、力帆三家企业旗下品牌均无国六车型。在销量已然下滑的情况下,想要在国六标准下清掉国五车型的库存,将越来越难。

资金链地震

销售数据的大幅度下滑直接影响到汽车企业的上下游资金链。上述四家企业此前已被曝出拖欠工资、拖欠供应商款项、经销商倒闭等危机,甚至有公司的工厂已停产许久,资金问题陷入恶性循环。

10月10日,有自称是众泰汽车临沂基地的员工向AI财经社表示,公司至今仍未发2019年8月的工资。此外,众泰临安基地也存在欠员工两个月工资未发的情况。

有相关人士爆料称,众泰全资子公司君马汽车的100多家经销商已向众泰方面讨说法。AI财经社还了解到,众泰位于成都的某家4S店也已于2019年6月倒闭。

四家车企被传破产背后:销量跳水,资金链遇险,淘汰赛开始

华泰汽车和猎豹汽车也存在着薪资争议。2019年1月时,便有华泰汽车员工称公司已拖欠员工4个月的工资,且未按照实际工资金额缴纳公积金和社保。

根据网络流传的一份猎豹汽车母公司长丰集团的文件,因公司生产经营亏损严重,生产基地开工严重不足,猎豹汽车全体员工将下调工资10%~50%,因工作需要上班的一线工人、一线工程技术人员工资保持不变。据公众号“电动公会”报道,该文件已得到猎豹相关负责人证实。

四家车企被传破产背后:销量跳水,资金链遇险,淘汰赛开始

除了拖欠员工工资外,受车企资金问题的影响,处于上下游的供应商、经销商也分别面临被欠款,以及因库存积压导致收入无法负担运营成本,因此倒闭的情况。AI财经社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华泰汽车子公司鄂尔多斯华泰汽车曾被判向供应商沈阳东北蓄电池有限公司支付货款58万元。

力帆乘用车也曾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起诉。2018年起,力帆乘用车便未能按期支付浙江诸暨万宝机械有限公司的货款。据了解,万宝机械是力帆乘用车的供应商之一,向力帆乘用车销售制动器、真空助力器等零部件。公开信息显示,浙江诸暨万宝机械有限公司已于2019年7月22日起诉力帆乘用车,要求其支付约607万元货款。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供应商欠款问题外,力帆乘用车还存在部分融资逾期未还的问题。根据力帆股份于2019年6月15日发布的公告,力帆乘用车曾向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通过融资租赁形式融资1亿元,现有部分已逾期,这也导致力帆股份45.96%的股份被冻结。

但为了回收资金,力帆股份此前已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33.15亿元的价格变卖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还将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100%股权转让给车和家公司。

唯一没有就“破产”传闻发布官方声明的华泰汽车,由于销量不佳、资金短缺,其在山东荣成、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生产基地已经停产。据长江商报报道,负责动力平台生产的鄂尔多斯华泰基地自2018年6月起停工,华泰位于荣成的工厂也已停产三年。

四家车企被传破产背后:销量跳水,资金链遇险,淘汰赛开始


混乱的资本市场表现

截至10月10日收盘时,众泰汽车股价报收3.42元,创下近一年最低收盘价;截至10月11日发稿时,众泰汽车股价报3.26元,再跌4.68%,总市值降至66.10亿元。力帆股份10月11日股价跌幅曾达9.17%,报3.17元。

就资本市场上的动作来看,众泰汽车和华泰汽车此前的状态颇为混乱。

据2019年半年报,众泰汽车现已有49.83%的股份被质押,分别来自大股东铁牛集团、天风智信和黄山金马。对此,众泰汽车方面回应AI财经社称,股份质押是股东需要融资时的常见手段。

2016年,众泰汽车被金马股份以116亿元收购并借壳上市。收购方金马股份曾向包括铁牛集团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增发配套募资不超过20亿元,用于后续上市公司资源整合和新能源汽车业务发展,其中铁牛集团已认购配套资金5亿元。根据业绩对赌协议,铁牛集团作为补偿义务人承诺众泰汽车在2016、2017、2018、2019年的净利润需要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

财务数据显示,众泰汽车在2016年完成业绩承诺,但在2017年、2018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其中,2017年众泰汽车的净利润为13.4亿元,只完成业绩承诺的95.15%,2018年净利润大幅度下滑,亏损4.91亿元,完成业绩承诺的-30.52%,需要铁牛集团对众泰汽车进行业绩补偿。

但AI财经社查询发现,2019年9月曾有股民向众泰汽车董秘提出,铁牛集团在收到众泰汽车关于业绩补偿的书面通知后,未在30日内完成股票一元回购。此外,银行对铁牛集团的解除股票质押工作也在数月以来无实质进展。对此,众泰汽车回应称,公司已一步一步着手进行相关事宜,已于8月23日召开了股东会审议业绩承诺补偿事宜。

此外,众泰汽车在不动产方面的动向也值得注意。AI财经社从广西贵港市自然资源局获悉,贵港众泰置业有限公司以3亿元的价格竞得位于贵港市荷城路的143亩土地。根据公告,该土地用途为商服用地、城镇住宅用地。贵港众泰置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为夏克俭,也担任众泰汽车贵港基地君马乘用车项目的负责人。

四家车企被传破产背后:销量跳水,资金链遇险,淘汰赛开始

在不动产方面,华泰汽车曾因不动产使用和安置的问题同鄂尔多斯市国土资源局产生纠纷。

2005年,鄂尔多斯市政府开始实施“煤炭资源换产业投资”政策,引入华泰汽车生产基地作为首个项目。彼时,华泰汽车以约每亩1万元的价格竞得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区的6000亩土地,并获得10亿元政府贷款和“配比”赠送的两处煤矿。当时,华泰汽车曾承诺在2015年达到30万辆整车生产产能,年产值600亿元。

但华泰汽车承诺的产能并未兑现。根据鄂尔多斯市经信委的统计数据,2017年华泰鄂尔多斯基地仅生产1.76万辆汽车,实现产值13.5亿元。2017年,鄂尔多斯市国土资源局康巴什新区分局将华泰汽车起诉到法院,要求华泰汽车限期移交建筑、土地等不动产,办理资产移交手续。对此,华泰汽车反诉康巴什新区分局,要求赔偿33.58亿元的拆迁安置费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二审民事裁定书,双方的诉求均被驳回。

此外,华泰汽车近期在资本市场表现不佳,因四次延期股权过户交易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2017年3月,华泰汽车同曙光股份的原控股股东曙光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收购曙光股份共19.77%的股权并成为大股东,在2017年7月25日完成了5.28%股份的过户。但剩余14.49%股份的过户并不顺利,曙光股份自2017年12月至2018年6月曾4次发布公告称华泰汽车与曙光集团未在约定时间内完成股权过户登记。

就此,上交所于2019年7月30日对华泰汽车提出通报批评,并称其信息披露方面存在违规行为。根据纪律处分决定书,上交所认为,股权转让事项信息披露不审慎,多次延期完成股份受让和过户,可能对投资者产生误导,影响了投资者的合理预期。

对此,华泰汽车表示,多次延期办理股权过户登记是为了保护公司全体股东的利益,是基于公司当时的客观情况,经各方协商一致同意的结果,而非华泰汽车主观有意不履行承诺。

截至发稿,华泰汽车尚未就被传破产一事发布声明。

在车市寒冬下,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将更加明显,整个汽车产业都将进入调整期。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10月10日在2019中国汽车蓝皮书发布会上表示,淘汰赛已经开始,不仅国内的一些汽车制造商和零部件制造商,个别跨国车企都面临着淘汰。“没有规模产量和技术、平台的支持,过多的制造商只能引起产业过剩。对于中国市场而言,汽车产业长期持续的发展,要求车企能够做强做大。”


标签:
相关文章
一日一笑 | JOKE

contact us

QQ:******** MAIL:********@qq.com
Copyright     2015-2017   七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